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政通知
行政通知

浙江省法院与司法厅联手破解司法鉴定难题(2015年1月8日发布稿)

[来源:][发布日期:2015-01-23][访问量:789]
浙江省法院与司法厅联手破解司法鉴定难题

 

 

 

1月8日上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省司法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司法与行政再次携手,共同破解长期困扰司法的鉴定难题。发布会上,浙江高院公布了日前制定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民事诉讼鉴定相关工作若干问题的纪要》(以下简称《纪要》),以进一步规范司法鉴定委托程序,加大对重复鉴定的审查力度,促进司法鉴定质效的提高,有效提升司法的公信力。

 

专业问题 鉴定人被称案件事实的“科学法官”

 

邢某诉潘某的一起民间借贷纠纷到了浙江某法院,潘某气愤地看着邢某提供给法院的借条,坚称其中肆拾壹万元的“肆”以及阿拉伯数“410000”中的“4”均是事后篡改,他只借了11万。

 

究竟是11万还是 41万?潘某请求鉴定。鉴定机构组织鉴定人会诊发现,大写金额“肆”字处的纸张存在污损,置于文检仪下观察,“肆拾壹万元”中“肆”字和 “4”字的“∠”画的荧光反应与借条上其他字迹完全不同。

 

真相大白,法官采信了鉴定意见。 由于鉴定是鉴定人依照法定程序并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纠纷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意见的“证据调查活动”,鉴定人也因此被称为“科学法官”。

 

“鉴定意见在民事诉讼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浙江高院民一庭副庭长叶向阳说,2010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受理民商事案件255.8万件,对外委托司法鉴定12.7万件。每年司法鉴定数占民商事案件比重保持在5%左右。

 

涉司法鉴定案件往往涉及法律以外的专门性问题,案件事实相对疑难复杂,且当事人对事实争议较大,需要法院对外委托鉴定来查明真相。若当事人对一次鉴定不服,可能需要再次,甚至多次鉴定,不仅使审判程序更加繁复,增加案件事实认定的难度,客观上也加深双方矛盾,使得案件本身愈难处理。据统计,涉鉴定一审民事案件的调撤率约为45.38%,而同期全省一审民事可调案件调撤率为77%左右。

 

扎牢进口 对“黄牛”扰乱市场说“不”

 

2005年司法鉴定实行社会化改革以来,改变了司法机关以往自鉴自审的弊病,但鉴定机构应有的中立性和市场机制作用下的趋利性之间的矛盾也逐渐显现。民事诉讼中重复鉴定多、鉴定时间长、鉴定意见说理不充分等现象困扰审判多年,影响民事诉讼程序的顺利进行,引发当事人对鉴定意见乃至法院裁判公信力的质疑。

 

2014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会上,浙江高院院长齐奇作为代表提出“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司法鉴定工作的建议”,2014年浙江省政法工作会议也把破解涉诉鉴定问题作为重点工作。

 

浙江高院调研发现,审判过程中对外委托司法鉴定案件类型以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为主,占比近60%。就具体案由而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几乎占据了鉴定案件的半壁江山,占比47.63%。同时,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诉前单方委托鉴定比例较高。但由于单方委托鉴定,对方当事人大多没有参与,缺乏相对方的监督,公信力相对较低,诉讼中双方争议也较大,采信率不高。

 

这与人身损害事故纠纷中“黄牛”介入多不无关系。尤其道路交通事故纠纷中,“黄牛”一边买断受害人的赔偿款,一边通过造假、不当勾连甚至威胁鉴定机构等取得有利的鉴定意见,然后“狮子大开口”要求赔偿。

 

2012年5月,侯某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后遇上“司法黄牛”张某,酿成惨剧。侯某住院期间,张某便找上门要代为索赔:张某垫付诉讼相关费用,收取赔偿金的50%。侯某便把涉案件所有证据材料以及身份证都交给张某。经委托鉴定,侯某构成九级伤残,法院判决被告支付近13万赔偿,扣除相关费用剩余8万元。只拿到4万元的侯某知悉实际赔款金额后,于2013年1月到幼儿园找张某孩子,企图要挟张某。但其行踪被发现阻止时,侯某遂刀刺中园长。最终侯某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徒刑。

 

规范诉前鉴定,遏制“黄牛”的涉足,已成为规范民事诉讼中涉鉴定工作的当务之急。为此,《纪要》大力推广道路交通事故调处中心模式,让当事人在交通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去找调处中心,不需要寻求黄牛帮助,从纠纷源头遏制黄牛涉足空间。调处中心对外委托鉴定时可以借助“浙江法院对外委托机构信息平台”,以防止调处中心委托环节出现新的漏洞。并明确,由调处中心对外委托的诉前鉴定具备和法院委托司法鉴定同等证据效力。

 

同时,《纪要》细化诉前单方委托鉴定的审查内容,强调诉前单方委托鉴定费用应由委托方自行负担。通过明确费用负担方式,引导减少自行委托,遏制鉴定黄牛的介入。

 

双边约束 破解鉴定期限过长难题

 

调查发现,一些当事人提出鉴定申请比较任意,申请内容含糊、笼统,甚至利用鉴定拖延诉讼。有的法院人员对当事人的鉴定申请特别是重新鉴定的申请缺乏应有审查,甚至“有请必鉴”。而且鉴定期限过长,影响审判效率。

 

抽取2014年7月浙江全省法院超18个月案件,近2/3涉及鉴定问题。抽取2013年涉鉴定案件,平均鉴定扣除审限天数为81.34天,其中最长鉴定用时500天。就鉴定类别而言,三大类以外的医疗损害鉴定、工程造价等用时较长,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鉴定时间相对较短,但也有70天左右。为此,《纪要》从法院和鉴定部门两方面着手,增加双边约束,促进提高司法鉴定效率。法院内部建立对外委托司法鉴定节点管理制度。“充分利用现有的审判信息流程管理制度,植入委托鉴定的节点,点与点之间的时间自动计算,各个期间对审判效率的影响清晰可见,相应期间的责任明确可查,使整个委托鉴定流程置于监管之下,督促法院审判业务部门以及司法技术管理部门人员自觉加快流程,有效避免人为拖延。”浙江高院司法鉴定处处长饶文军说,目前宁波、金华部分法院已施行对外委托鉴定、评估的节点管理,收到较好的效果,今年上半年全省法院将统一实施。

 

对鉴定部门,《纪要》明确要求委托鉴定需确定鉴定期限,鉴定机构超期或延期鉴定的需要说明理由,否则将承受不利后果。《纪要》还对鉴定机构要求补充材料的次数作了限制,防止鉴定机构以补充材料为由拖延鉴定。

 

全力保障 消除鉴定人出庭疑虑

 

审判实践中,鉴定人出庭率低。一方面,当事人对鉴定意见的质证能力弱,质证往往流于形式,质证效果有限,直接影响当事人申请鉴定人出庭的意愿。另一方面,鉴定人员的专业能力未得到应有的尊重,人身得不到有力保障,鉴定人出庭有顾虑。据不完全统计,全省法院对外委托司法鉴定案件的鉴定人出庭率不到1%。为使当事人对鉴定意见的异议,可以更多地通过鉴定人出庭作证等方式得到解答,《纪要》规定应在法庭上设置专门的鉴定人席位,单独的与当事人分割的等待区等。允许鉴定人在庭上作有准备的回答,当事人未在申请书中提出的异议内容,可允许鉴定人庭后提交书面意见;鉴定人作完证后可按规定先行离开;鉴定人出庭确有困难的,可以在庭前会议或者通过远程视频接受质询。多举措增加鉴定人出庭积极性,增强出庭作证效果。

 

网上公开 打造委托鉴定的全透明平台

 

调研中当事人普遍反映对鉴定机构情况所知甚少,影响其对鉴定机构的选择,委托鉴定不够公开透明等。为此《纪要》特别强调要充分利用“浙江法院对外委托机构信息平台”,除当事人协商一致确定鉴定机构外,法院确定鉴定机构必须通过平台运行,电脑随机“摇号”确定。

 

浙江高院2014年建立使用该信息平台,利用互联网将自愿接受人法院委托的鉴定、评估、拍卖机构相关信息在浙法公开网(www.zjsfgkw.cn)设专门栏目公布,信息完全公开透明,网民均能查询。

 

浙江高院今年还将考虑实行对法院委托的鉴定、评估文书适时上网制度,让鉴定意见向社会公众公开,接受全社会的监督,以此倒逼鉴定机构规范执业,提高鉴定意见的准确性,改变目前鉴定意见普遍说理不够充分的现象。

 

加强监管 适应以审判为中心

 

浙江省司法厅司法鉴定管理处处长潘广俊介绍,全省严格机构准入制度,6年来属于司法厅管理的开展三大类司法鉴定项目的司法鉴定机构稳定在53家,目前司法鉴定人723名。

 

据了解,省司法厅管理的司法鉴定在诉讼活动中占了整个鉴定七八成。包括法医类、物证类、声像资料类等三大类九小类,其他在诉讼活动中涉及较多的工程造价、产品质量、司法会计以及医学会的医疗损害、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并不属省司法厅管理。

 

为推进司法鉴定行业转型升级,2012年至今,全省司法鉴定机构共投入2853.74万元用于配置实验室仪器设备,建立7个鉴定类别的36家实验室。引进认证认可的质量管理机制,全省53家司法鉴定机构都建立质量管理体系,33家通过省级资质认定。2008年以来,浙江出台30余个司法鉴定管理制度,2009年《浙江省司法鉴定管理条例》的实施,标志着浙江司法鉴定管理制度体系初步建立。2014年,省司法厅连续出台规范司法鉴定管理、强化司法鉴定机构内部管理评价、司法鉴定执业违规惩戒、司法鉴定法律援助等4个规范性文件。

 

依照我国现行的鉴定管理体系,法院虽然是司法鉴定意见的最终用户,却不能对鉴定机构进行监督管理;而鉴定机构管理部门则因不了解鉴定产品的质量而无法对鉴定机构实施有效监管。为此,《纪要》特别设计了司法鉴定反馈意见表,直接植入法院的审判信息系统,凡是涉及法院对外委托鉴定的案件结案都必须填写反馈表,从而形成最终的“用户体验报告”,定期反馈给鉴定机构监管部门,使其对鉴定机构的评价和监管更加客观全面,最终推动鉴定机构提升鉴定意见的质量。

 

“以法治为引领,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要求,加强与法院的沟通协作,完善司法鉴定管理与审判程序相衔接的运行机制。”潘广俊说,全省司法行政部门将及时向同级法院通报司法鉴定机构、司法鉴定人变更、处罚等情况。法院将鉴定意见不采信,发现虚假、错误鉴定意见的情况和司法鉴定人的出庭情况、违规违纪行为等及时向同级司法行政部门通报。这是对司法鉴定机构资质评估、考核和司法鉴定人诚信评价的重要依据。法院与司法行政部门互动,是破解当前司法鉴定难题的最佳路径。

 

 

 

附件1:浙江高院司法鉴定处处长饶文军在浙江高院省司法厅规范民事诉讼鉴定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稿

 

附件2:浙江省司法厅司法鉴定管理处处长潘广俊在浙江高院省司法厅规范民事诉讼鉴定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稿

 

附件3:浙江高院民一庭副庭长叶向阳在浙江高院省司法厅规范民事诉讼鉴定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稿
附件下载: 附件1:浙江高院司法鉴定处处长饶文军在浙江高院省司法厅规范民事诉讼鉴定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稿.doc 附件下载: 附件2:浙江省司法厅司法鉴定管理处处长潘广俊在浙江高院省司法厅规范民事诉讼鉴定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稿.doc 附件下载: 附件3:浙江高院民一庭副庭长叶向阳在浙江高院省司法厅规范民事诉讼鉴定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稿.doc
[页面顶部][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