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司法鉴定网! 登录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黄页查询

办事指南

行政通知

浙江省法院与司法厅联手破解司法鉴定难题(2015年1月8日发布稿)

来源: 发布日期:2015-01-23 访问量:933

浙江省法院与司法厅联手破解司法鉴定难题

 

 

 

1月8日上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省司法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司法与行政再次携手,共同破解长期困扰司法的鉴定难题。发布会上,浙江高院公布了日前制定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民事诉讼鉴定相关工作若干问题的纪要》(以下简称《纪要》),以进一步规范司法鉴定委托程序,加大对重复鉴定的审查力度,促进司法鉴定质效的提高,有效提升司法的公信力。

 

专业问题 鉴定人被称案件事实的“科学法官”

 

邢某诉潘某的一起民间借贷纠纷到了浙江某法院,潘某气愤地看着邢某提供给法院的借条,坚称其中肆拾壹万元的“肆”以及阿拉伯数“410000”中的“4”均是事后篡改,他只借了11万。

 

究竟是11万还是 41万?潘某请求鉴定。鉴定机构组织鉴定人会诊发现,大写金额“肆”字处的纸张存在污损,置于文检仪下观察,“肆拾壹万元”中“肆”字和 “4”字的“∠”画的荧光反应与借条上其他字迹完全不同。

 

真相大白,法官采信了鉴定意见。 由于鉴定是鉴定人依照法定程序并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纠纷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意见的“证据调查活动”,鉴定人也因此被称为“科学法官”。

 

“鉴定意见在民事诉讼中具有重要地位和作用。”浙江高院民一庭副庭长叶向阳说,2010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受理民商事案件255.8万件,对外委托司法鉴定12.7万件。每年司法鉴定数占民商事案件比重保持在5%左右。

 

涉司法鉴定案件往往涉及法律以外的专门性问题,案件事实相对疑难复杂,且当事人对事实争议较大,需要法院对外委托鉴定来查明真相。若当事人对一次鉴定不服,可能需要再次,甚至多次鉴定,不仅使审判程序更加繁复,增加案件事实认定的难度,客观上也加深双方矛盾,使得案件本身愈难处理。据统计,涉鉴定一审民事案件的调撤率约为45.38%,而同期全省一审民事可调案件调撤率为77%左右。

 

扎牢进口 对“黄牛”扰乱市场说“不”

 

2005年司法鉴定实行社会化改革以来,改变了司法机关以往自鉴自审的弊病,但鉴定机构应有的中立性和市场机制作用下的趋利性之间的矛盾也逐渐显现。民事诉讼中重复鉴定多、鉴定时间长、鉴定意见说理不充分等现象困扰审判多年,影响民事诉讼程序的顺利进行,引发当事人对鉴定意见乃至法院裁判公信力的质疑。

 

2014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会上,浙江高院院长齐奇作为代表提出“进一步加强和规范司法鉴定工作的建议”,2014年浙江省政法工作会议也把破解涉诉鉴定问题作为重点工作。

 

浙江高院调研发现,审判过程中对外委托司法鉴定案件类型以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为主,占比近60%。就具体案由而言,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几乎占据了鉴定案件的半壁江山,占比47.63%。同时,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诉前单方委托鉴定比例较高。但由于单方委托鉴定,对方当事人大多没有参与,缺乏相对方的监督,公信力相对较低,诉讼中双方争议也较大,采信率不高。

 

这与人身损害事故纠纷中“黄牛”介入多不无关系。尤其道路交通事故纠纷中,“黄牛”一边买断受害人的赔偿款,一边通过造假、不当勾连甚至威胁鉴定机构等取得有利的鉴定意见,然后“狮子大开口”要求赔偿。

 

2012年5月,侯某发生交通事故受伤后遇上“司法黄牛”张某,酿成惨剧。侯某住院期间,张某便找上门要代为索赔:张某垫付诉讼相关费用,收取赔偿金的50%。侯某便把涉案件所有证据材料以及身份证都交给张某。经委托鉴定,侯某构成九级伤残,法院判决被告支付近13万赔偿,扣除相关费用剩余8万元。只拿到4万元的侯某知悉实际赔款金额后,于2013年1月到幼儿园找张某孩子,企图要挟张某。但其行踪被发现阻止时,侯某遂刀刺中园长。最终侯某以故意伤害罪被判徒刑。

 

规范诉前鉴定,遏制“黄牛”的涉足,已成为规范民事诉讼中涉鉴定工作的当务之急。为此,《纪要》大力推广道路交通事故调处中心模式,让当事人在交通事故发生的第一时间去找调处中心,不需要寻求黄牛帮助,从纠纷源头遏制黄牛涉足空间。调处中心对外委托鉴定时可以借助“浙江法院对外委托机构信息平台”,以防止调处中心委托环节出现新的漏洞。并明确,由调处中心对外委托的诉前鉴定具备和法院委托司法鉴定同等证据效力。

 

同时,《纪要》细化诉前单方委托鉴定的审查内容,强调诉前单方委托鉴定费用应由委托方自行负担。通过明确费用负担方式,引导减少自行委托,遏制鉴定黄牛的介入。

 

双边约束 破解鉴定期限过长难题

 

调查发现,一些当事人提出鉴定申请比较任意,申请内容含糊、笼统,甚至利用鉴定拖延诉讼。有的法院人员对当事人的鉴定申请特别是重新鉴定的申请缺乏应有审查,甚至“有请必鉴”。而且鉴定期限过长,影响审判效率。

 

抽取2014年7月浙江全省法院超18个月案件,近2/3涉及鉴定问题。抽取2013年涉鉴定案件,平均鉴定扣除审限天数为81.34天,其中最长鉴定用时500天。就鉴定类别而言,三大类以外的医疗损害鉴定、工程造价等用时较长,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的鉴定时间相对较短,但也有70天左右。为此,《纪要》从法院

[页面顶部][关闭页面]